永利国际-永利集团网址-永利皇宫官网

400-8888-8888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乒乓球同人][架空全员向]冬天的故事》少年王^
2019-11-01 04:32:38

  大概是为了给马琳方才的静止骑兵无用论作另一个反例,波尔军团起动了。八千铁马踏破雪野,巨闸下落一般猛攻垂天之云左翼,将对手推向紧邻的铁河。

  联邦军官不惜撕破喉咙般地大吼着。伏击打从一开始就见了效果,落在垂天之云突击阵型最后松散部分的帝国骑兵被轻易地逼下河滩。大地在雪面下消失,马腿卡入冻泥缝喀嚓折断,陷入滩涂失去作战能力的战马与战士瞬间被敌军剿杀,阵型的崩溃自此开始向前方推进。

  “继续向前跑甩掉他们!左侧顶住,从前面冲出去!”

  帝国军官交相怒喝,传递着马琳新的指令。仿佛利剑被夹在巨石板的缝隙中,垂天之云在两侧巨石的挤压下拼了命地要把自己从前方唯一的缺口拔出去,金属与石块激烈摩擦损耗,火光四溅。

  白骏马载着波尔闪电般冲出阵列,斜刺里截击垂天之云前部,亲卫队简直赶不上他。波尔纵马扬戈,直取帝国阵列前方。

  战矛当胸猛刺下血光四溅,帝国骑兵挡不住战技超卓的联邦首席将官,马琳注意到旁边部下人仰马翻的窘况,踢马转向迎敌。

  阔剑架住战矛,波尔不答话,抡转战矛又是一击。见马琳伸开左手在身前抓住了矛杆,右手阔剑就要劈将下来,波尔也将左臂绕过肩头,拔出一柄骑士剑将阔剑挡开。

  不仅好气力,还有好功夫哇,马琳想着,想再赞一句,又犹豫片刻没出声。波尔白马银枪,背负两柄骑士剑的堂堂少将之姿,让马琳不由指责自己,明明年纪相拂军衔相同,怎么人家看起来就那么年少英雄呢?。

  双剑几次交击的工夫,波尔已经将战矛从马琳手中挣开,双手合攻。情势看起来开始呈现一边倒的状态,忙于招架两样兵刃的马琳似乎马上就要被逼下马背了。然而垂天之云指挥官勾住马镫向后一仰,拧身伸臂将波尔背后的另一把骑士剑抄在手里。

  波尔反身回刺,马琳已经拿到骑士剑,借格挡之力又在马鞍上坐稳当。

  “马琳!你是个将官,也做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吗!”

  “借我一个怎么样,你有三把家伙,可是只有两只手哪。”

  四支兵刃豁啦一声彼此撑开,两人稍稍拉开了些距离。急于领军突围的马琳毫不恋战,猛勒缰绳逼马转向,探身把夺来的骑士剑斜斜捅入雪地。

  骑士剑瞬间借着马速从地上扫起一溜儿雪雾,把波尔和白骏马的视线挡了个严实。波尔在迷眼的雪砂中安抚好战马,才发现马琳已经带队远远地跑开了。

  波尔始料未及,打马再追却已经错失了拦截的最佳机会。垂天之云前锋已然冲出了联邦军的包夹范围,马琳从先锋上退下来,继续挡在两军交战最激烈的地方,一副波尔再上就和他再拼一次的威武架势。

  波尔摇了摇头,奥恰洛夫有些紧张,害怕垂天之云直接转向冲出包夹,波尔看起来却并不担心。

  “只领先这种程度,在我们面前转向会被直接冲溃的。”他向小副官解释,“他们不敢!”

  的确如此,急行军接二次冲锋,就算是轻骑的垂天之云,此时速度也甩不掉以逸待劳的对手,波尔军团死死咬住,赶着帝国军紧贴河滩奔向天末。

  柳承敏将军就在前面,奥恰洛夫想,回忆着战前制定的战术。他拦下帝国军,我们瓮中捉鳖。

  为了在帝国先导营面前保持联邦主力将在此渡河的假象,柳承敏军团前锋登上北岸后便安排工程队开始着手压雪填沟,好像是在为后续骑兵军登滩开路。他们做好了受到猛攻的准备,然而马龙和他的先导营反应十分弱。以在各种战局形势下都能顶住巨大压力而闻名的柳承敏此时也感到不适应,因为他不太确认面前的帝国军是否有与自己作战的意愿。

  先导营的确人数不足,但也远不到需要直接缴械的悬殊程度,可马龙却安排手下在河滩外静守,只是远远放箭,对被铁桶般的盾牌护在后面的联邦工程队几乎没有威胁。帝国士兵全部紧盯着河滩上的联邦工程队,对于战场来说他们施工开路的速度可以用慢条斯理形容,工程兵一步步查探雪下地面,把松软的积雪推入沟中压实,凶险未测的雪河滩上逐渐出现了坚实可靠的通路。

  那可真是相当宽阔的道路啊……帝国士兵想着,侧头去看己方的指挥者。马龙也盯着敌人,少年面孔绷得紧紧的,但没有一点儿改变命令的意思。

  傍晚刚发现敌军时,马龙似乎是准备坚守的,但看见柳承敏军团集合后开始登岸时,他又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先导营战士简直炸了锅。放任敌军打通河滩通路,这和河岸失守几乎代表着相同的含义,战士们当然不愿不战而屈。

  “西方河岸恐怕已经失守了。”马龙对部下解释,“柳承敏军团应该是沿河从西方过来的分部,他们的主力在那边可能已经上岸了。”

  这个结论太跳脱了,引来了战士们惊讶过后的激烈反应:

  少年军校生的脸颊通红,不知是因为冬夜寒风还是因为众人指责,却还是鼓足勇气抬手指向对岸:“因为混沌流速变化——去年开始铁河年末逆冬风,南岸从天末以西二十公里地形是窝风的,今年雪大,那里雪会很厚,柳承敏不会挑在这边下河。”

  这显然是帝国军校理论教导的结果,士兵们一时无从反驳。马龙顿了顿,继续说:“柳承敏的用兵,绝对不会把登岸地点无谓东移,联邦在西方一定有其他动作,能让柳承敏军团担任佯动任务的大动作!”

  “那你干什么不阻止主力过来支援!他们半途很可能遭遇联邦伏击!”

  “我们已经准确传回情报了!马琳指挥官他一定比我更清楚这形势!”马龙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要让联邦完成合兵的目标才容易把他们牵制在国境上!我们先导营力量太小无法牵制柳承敏的行动,只能靠主力他们把西边的联邦军带过来!”

  “先导营的确力量单薄,但是就算死在这里也要做些什么啊!”

  “让他们铺路!那是给我们铺的路!”十六岁的少年抬头仰视身侧久经战阵的士兵,握紧右拳重重锤在胸前衔章上,“我被任命为战时尉官,我命令你们听从我的指挥!”

  战士们安静下来,争吵并没有使他们离开被部署好的位置。柳承敏军团工程兵的护卫队原本紧贴工程兵打算防御箭矢,见先导营攻势甚弱,便试探着离开工程队先行进攻,马龙见到立刻下令:

  先导营战士加紧手头拉弓射箭的动作,将盾牌铺上雪面前行的联邦士兵在箭雨下开始有了折损,大概是柳承敏感觉损失大于成果,前进了一段路后他们又退了回去,重新专注于铺路的防御工作。

  眼下柳承敏仍然摸不清先导营自弃般的微弱抵抗所欲为何,小伙子思忖再三未发现威胁,便也不去管它,继续执行预定战术,工程推进比预期快了一半。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波尔军团动手的时候,柳承敏发现自己这逢场作戏般的铺路已经通过了整个河滩,到了几乎完工的境地。

  这倒是方便了,柳承敏想,抬臂下令。工程队迅速退了下去,战斗兵重新在雪路上集结。柳承敏面前的帝国先导营又向东退了些许,从松散的箭阵结成了防御阵型,那指挥的小军官就站在前头。

  “所以长官,现在才是我们死在这里的时候?”马龙身侧的战士笑道,颇为豪迈地拔出长剑。

  “啊……是的。”马龙也拔出剑,双手握紧,“在最后一个人死掉之前,把他们向东引开。”

  西北方向的铁河逆冬风猛烈地刮着,张继科迎着东南方却被吹得脸颊生疼。他站在风帆雪橇上,万分惊讶地看着雪橇被逆冬风推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沿铁河冰面向上游飞驰。

  绝壁之城的将士们早有御寒风装备,此时操纵雪橇十分从容。同在一部雪橇上的王励勤见到垂天之云轻甲装束的张继科被风刮得睁不开眼的窘境,随手解下斗篷包住了少年兵的头。

  张继科吓了一跳,总算回过神来,慌忙去扯眼前的布,王励勤拍了拍他:“风大,会冻伤。”

  大概是切身地体会到这话的正确性,少年兵听话地不再挣扎,顺便把手也藏进斗篷里。见面时张继科“解放者”的自称着实让王励勤惊讶,此刻他对少年兵的来头充满了疑问,这小家伙仅是普通士兵,没有进入帝国军校的他却得到了神的判定——并且是前所未见的解放者。

  看不见东西又找不准方位,雪橇颠簸时张继科捧着脑袋一个没站稳坐了下去,耳边传来绝壁之城指挥官的笑声:“不稳当是吗?毕竟逆冬风从去年才开始,今年是第一次乘雪橇走这条路,我们也经验不多。”

  但是真的好快啊!张继科在心里欢呼,他原本对绝壁之城能否及时赶到天末增援抱有疑问,现在看风帆雪橇的速度,他信心十足。

  “这种雪橇为什么我在垂天之云没有见过?我们军团没有吗?”张继科的声音闷在斗篷里,只扯开一条缝露出眼睛。

  “风帆橇受风向地形限制很大,而运输它非常耗人力,垂天之云可不能被这种辎重拖住。而且你们机动兵团灵活性高随时接战,雪橇只限于行军,下橇战斗准备时间很长。”

  “所以我们不会装备这种雪橇了……”少年有些失望。

  “冬天并没有向铁河口刮的风,我们的这些雪橇过去之后就回不来了……”王励勤颇为无奈,“没有余力拆卸运输,只能由垂天之云看管。如果春天时你们还记得,请把它们顺着铁河给我们漂下来。”

  小少年叫了一声,一闪身让过了当头斩落的利刃,人是安全躲过了,因为吃惊而紧扯在手中的缰绳却被一下斩断。许昕向后仰倒,看着手中的断缰心中哀号。

  别这样啊,怎么说初阵也应该威风一点儿啊。许昕懊恼万分,对手却没理由照顾他的心情,顺势紧接一击横斩正打在少年胸前。

  重板甲发出空荡荡的巨响,许昕翻下马鞍,惊马一眨眼就跑远了。

  空洞的声音和手感吓了联邦骑兵一大跳。那具盔甲里面,不会是没有人吧?骑兵看着那甲胄在地上滚了几圈,毫无阻碍地站起,带着胸前巨大的凹陷又冲上前来,不由感到一阵胆寒。

  骑兵没想到小少年纤瘦的身体只占了重板甲内空间中很小的一部分,此刻的许昕毫发无伤,只是被甲胄共鸣震得鼓膜生疼。一边摇着头,一边盯准了眼前敌人骑着的好马,小少年心无旁骛挥剑就上,尚且愣神的骑兵一下子就被掀落马背。

  “好孩子,好孩子……”许昕骑上联邦战马,轻易地安抚了它暴躁的情绪,一面加速追上队伍一面心虚地环顾。没被人看见吧?小军校生担心地想着,如果被长官知道了,这次试训的评价可就要降低了!

  马琳是真没有时间顾及对他的监督,队伍前方的他向前望去已经隐约可见人影闪动,正是马龙报告的柳承敏登滩处。那小鬼还在作战,我们还没有晚。马琳松了一口气,猛踢马腹跑上前去,高声呼喊。

  声音远远传进马龙的耳畔,来不及激动,面前的敌人已经加紧了攻势。

  柳承敏连劈出七剑,每一剑马龙都防住了,每接一剑马龙都在后退。第八剑震开了少年一丝不苟的剑势,第九剑少年回防不及被劈飞半块肩甲,第十剑在马龙额头前才被堪堪架住,柳承敏双手加力,少年一条腿已经跪了下去。

  马龙吼道,强迫自己直面眼前逼近的剑刃不去闭上眼睛。一瞬间,那剑刃跳起来从眼前消失了,手臂上的受力也是一轻。

  柳承敏向后跳开了,马琳仿佛是应声而至。高头悍马跳进马龙和柳承敏中间,马琳探身一把把少年从地上拽起来拎走了,跑向河岸本队把马龙扔到一匹空马上。

  另有一些先导营成员被快马如此救走,他们的其他队友却在缠斗中离本队愈来愈远。没有人再去救援,马龙看向马琳,后者没有回应,少年便也沉默下来,把手向铁河一推,马琳点了点头。

  垂天之云主力人马和波尔军团接踵而至,说是主力已有些勉强,垂天之云途中阵列不断松脱崩解被波尔逼下河滩,折损已经近半。这么一看还真是一副惨败的样子啊,马琳想着,自嘲地笑笑,又回头看看严阵以待准备挡下垂天之云全军冲击的柳承敏,笑容里已带了一丝得意的狡黠。

  “看他们准备得这么好真是可惜咧!咱们下河吧!”

  看到前面柳承敏军团的拦截阵,奥恰洛夫激动得几乎要在马背上站起来。右有河滩,左有波尔,前有柳承敏,垂天之云看起来是被逼入绝境了,波尔正率队巩固防御,防止马琳忽然转向突围。

  青色甲衣的帝国军在柳承敏军团防御阵前百步开外突然刹住,在马琳带领下向右急转冲下河滩。

  垂天之云在河滩上畅通无阻地奔驰,在概念中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波尔震惊不已,冲至近前,才发现对方通过的是一条已经铺好贯穿河滩的平整雪路。

  被马龙向东引得太远,柳承敏的防御阵已经离开了雪路口无法阻挡。同样震惊的柳承敏迎面赶来向波尔说明情况,一边回想着之前帝国先导营几乎不抵抗的态势,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把这条雪路完工?

  “是预先算好的逃离路线吗,竟然选择逃向我国境内!”

  波尔看着穿过河滩直下铁河的垂天之云,他现在确实不好做什么。帝国军占满了狭窄的雪路,两侧坑洼河滩反倒是成了他们的防护,让联邦军从旁边冲不上去,唯一的选择似乎是跟随其后追击下河。

  “但就这样把国境空给我们,应该是后方有恃无恐,冒然深入会出差错。”

  “是的,就算第一时间从铁河口动身,轻骑兵最快也要天亮才能到达这里。”

  “那就追吧,先达成剿灭垂天之云的预期计划。”

  柳承敏笃定地说,抬眼看着身侧稍稍年长的波尔。波尔抿着嘴唇,露出无奈的笑来。

  “只能追……怎么说也是半个军团的敌人,从我们的原驻地渗入联邦就……瓦尔德内尔元帅那么辛苦地从神那里争取到了这次进攻的批准,结果进攻反而把敌人放进国内,神会怎么说啊?”

  虽有名将之称,两个人也不过是二十岁刚刚出头,放在哪里都是只能被称为小伙子的年纪,想起那统领联邦的神灵,两人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渺小。就算拼尽全力,有些事情他们依然无法背负,既然元帅瓦尔德内尔替他们顶在神的前面,他们也都有着不再为元帅增加负担的觉悟。

  确定了目标,联邦军的行动再次顺畅起来,三倍于帝国残军的联邦骑兵穿过雪路,咬紧了猎物的尾巴。

  垂天之云残部穿越宽阔的铁河冰面,从南岸波尔军团下河时铺好的雪路登滩。马琳将领队的责任交给校官,从队列中引导部分精兵抽出身来。

  马琳伸出手抓住原属于波尔军团的战马缰绳,把携裹在队伍中的小少年拽了出来。

  “刚才跑哪儿去了!我已经在想着在你的阵亡通知上签字,叫马龙带回军校啦!”

  我才不会死呢。许昕想着,迎上惊喜地靠过来的马龙,把全身重甲拍得咚咚直响:“龙哥我跟你说,指挥官给我的这套铁桶真是好东西……”

  两名解放者在军校中结伴相处如兄弟一般,马龙早就在检查许昕的情况,看到重铠胸前的凹痕,他顿了一顿:“没受伤吧?”

  马龙立刻向马琳表示感谢,垂天之云指挥官摆摆手,把目光转向正在登滩的帝国队列末尾,召唤精锐士兵集合,两个军校生也靠上前去。

  “好嘞!大伙儿别太卖命,咱们就是去挡他们一下!”

  放过最后一名登岸的帝国士兵,马琳一马当先奔向河滩雪路与铁河窄小的交界处。全力疾驰而来的联邦骑兵彼此间带开了距离,打头的战士撞上了马琳的阔剑,支撑片刻就被一剑击飞。帝国战士们紧随其后,将剑从敌人喷血的颈项上抽了下来。联邦军的先锋像是撞在了墙上,在狭小的登滩路口处堆积起来,直接导致了后面拉开长线的大部队慢慢在铁河上聚集展开。

  “敌人在路口截击吗?”波尔判断着形势,“柳承敏阁下,派你的工程队再去开一条路,我来掩护!”

  说话间铁河上的联邦将兵已经越积越多,像鼓胀的水袋一般充满了压迫力,堵在唯一泄水口处的马琳一行人迫于压力开始后退。

  “说什么一夫当关的鬼话!这样要把人累死了!”

  许昕甩动手腕抱怨着,马龙笑笑,把他从前面拉了下来自己顶上:“他们这么多人,如果是在冰薄时压破冰面就好了。”

  想了一想,少年又收回了自己的言论:“但现在应该感谢这严冬厚冰才对……”

  “好!收队!咱们走着!”马琳战斗中一直紧盯着河上情况,见联邦军十有八九已上了河冰,他毫不迟疑地催促部下逃走。联邦骑兵见此不由愣了片刻,这才开始追击。

  路口阻力又消失了?眼见河滩雪路已经畅通,波尔不禁感到疑惑。马琳那个男人,他在做什么?

  难道……只是让我们在河上多留些时候?或者说,多留些人?

  波尔眉头一跳,难以形容的紧张感从心头升起,仿佛为了呼应他的不祥预感,一骑传令飞马而至:

  “西方!敌军突袭……在铁河上!非常接近!”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联系人:张经理

手机:13800138000

电话:020-88668888

邮箱:mojocube@qq.com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粤垦路88号